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型男写真 1年前 (2021) admin
3,788
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从我懂事以来,我就没有叫过杨桂芳妈妈。

因为她不配。

杨桂芳和其他母亲不一样,她常年留着一个板寸,穿着宽松的男士体恤和长得拖地的休闲裤。她不温婉也不贤惠,远远看和男人差不多。

记得小时候,她开车酷炫的摩托车来接我放学。旁边的小伙伴都在一旁惊呼:“杨小小,你爸爸好帅!”

我听了,心里只有满满的羞耻感。回到家后,我恶狠狠地对杨桂芳说,以后你不要接我。

从那以后,杨桂芳就再也没有接送过我。

我宁愿一个人孤独地去上学,也不要一个怪物的接送。

没错,杨桂芳就是一个怪物,一个恶心的怪物。

从小到大,我经常听见邻居纷纷议论我们家。他们在背后指着杨桂芳说:

“那是男的还是女的。”

“女的,我看见她还有胸呢”

“女的,怎么打扮成这样好恶心啊”

“因为她是那个啊”

“不会吧,那她怎么会有小孩,她小孩和她一样也是个变态吧”

……

这些难听的话语像是在我小小的心里洒下了一片荆棘,刺得我鲜血淋漓,哇哇大哭。

所以,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强大起来,离开杨桂芳,离开这个怪物。

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– 0 1 –

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杨桂芳带女人回家,是在初中的时候。

那个时候,我是在学校住宿,但由于台风天,学校决定让我们放假回家。

当我回到家门口时,我听见了里面传来女人的呻吟声。

就是那一次,我亲眼看见杨桂芳像邻居说的那样,是个变态,喜欢女人。

杨桂芳她是那样忘情地亲吻她眼前的女人,声音大到,我都能听见“啧啧”的口水声。

眼看杨桂芳的手快要伸进女人的胸罩里,我立马把书包摔倒地上,打断了他们之间的亲热。

他们两个人纷纷回头看我,杨桂芳整理了一下衣服,叫女人回去。

那一夜,杨桂芳什么也没有和我说,连句解释也不想給我。

不过,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看见杨桂芳带女人回家。

但是,我知道那些女人一直都在。

因为我时常趁她悄悄不在,去翻弄她的手机,明明十分厌恶,但内心又忍不住好奇去翻看。

我看见杨桂芳在手机上叫她们‘宝贝’,可是我长那么大,杨桂芳从来都没有叫过我宝贝,她爱那些女人比爱我多。

高考报志愿的时候,我特意报了一个外地的学校,我想远离杨桂芳,我害怕别人知道我有一个变态的母亲,我害怕被她的‘变态’所传染。

来到了大学,我遇见了我的初恋,许明,他是一个十分温柔的男孩。

但却因为一件事情,我们争得面红赤耳。

那时,我们两个人走在大街上。看见了一群同志举行的彩虹拥抱活动。

许明二话不说,給了当中一个人大大的拥抱。瞬间我感觉丢脸极了,他居然和一群变态为伍。

事后我和他说了这件事情,他第一次板着脸和我说,同性恋不是变态,只是他们不小心爱上了和他们同性的人,谁规定男生只能和女生在一起。

我不满道:“他们就是变态,他们违反了自然的规律,这样走在大街上,会被人瞧不起,议论纷纷的。”

许明反驳道:“人这一辈子是活給自己看的,不是活給别人看的,只要自己喜欢,为什么要管别人说什么。”

我理论不过许明,只能口不择言道:“那是因为你也是同性恋,或者你家里人是!你才会为变态出声!”

听了我这句话,许明沉默了。

许久,他说:“我哥哥是同性恋,但他不是变态。”

他还说:“小小,我们分手吧。我们三观不合,我不许有人污蔑我哥哥。”

就这样,我的初恋凋零了。

我心里不得怨恨道,都是杨桂芳,我跑那么远,她还是不肯放过我。

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– 0 2 –

这时,学校正好放暑假。

舍友都一个一个收拾行李回家了。只有我在苦恼要不要回家去,我本想找一个包吃包住的暑假工,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回家面对杨桂芳。

但是招暑假工并没有我想象的轻松,眼看学校宿舍就要关门了,工作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。

杨桂芳给我打电话,电话里头,她小心翼翼地问我回家吗?

我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她的声音,就厌恶至极,便语气恶劣地回道:“不回!”

杨桂芳没有说什么,便挂掉了电话。

我讨厌她,面对她所有的柔情,我习惯性竖起全身的刺,攻击她。

找不到暑假工又不想回家的我,在宿舍关门之前,一个人孤零零地拖着行李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
这时,我看见了许明。许明也看见了我,自从那次不欢而散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络过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许明看出了我的落魄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向我走来。

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,他说:“小小,你要去哪里,正好我哥哥有车,我送你。”

我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。

许明停顿了一下,便说:“那你先去我哥那里住一段时间,静一下再说。”

当下似乎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,于是我便上了许明哥哥的车。

就是在那一次,我第一次看见他哥哥。

是一个长相十分斯文英俊的男人,一点都看不出他和杨桂芳是一路的。

来到许明的哥哥家后,他主动帮我拎行李上楼。

到来许明的哥哥家以后,我发现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。

许明的哥哥十分大方介绍道:“这是我男朋友陈家明,帅不?”

那个男人有些害羞地踩来踩许明的哥哥的脚,低声怒骂道:“瞎说什么,吓到人家小女孩就不好了。”

许明的哥哥也不恼怒,爽朗的大笑道:“我这不是要宣布你正宫的地位吗?”

就这样,我看着他们两个男人打打闹闹,居然心生出温馨的感觉。

在许明的哥哥家住的那几日,我看见他和自己男朋友相处得十分甜蜜。

白天,他们两个人都要上班。许明哥哥就会早起把早餐给做了,家明哥哥就安安静静吃完早餐去洗碗。有时候许明的哥哥会在厕所磨磨蹭蹭很久,家明哥哥就会皱着眉头说快要迟到,他要走了,不等许明的哥哥了。

但是家明哥哥虽然嘴上那么说,但从来都没有不等过许明的哥哥。他们两个人就像普普通通的情侣一样,会吵架,也会很快和好。

我站在阳台上,看着许明的哥哥调皮得扯了扯家明哥哥的衣服,家明哥哥一脸不耐烦的样子,但是还是牵起了许明的哥哥手,两个人在这小城市的昏黄的路灯下,我看见了普通人的爱情与甜蜜

我突然发现,爱情与性别无关,爱情是两个人灵魂的相爱与碰撞。

如果你可以碰见一个懂你,爱你,疼你的人,那他是男是女重要吗?总有人说同性恋可怜,可是为了融入世俗,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,在一起,难道就不可怜了吗?

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– 0 3 –

我感觉有一点理解杨桂芳了,但是我还是不明白,为什么她喜欢女人,还要生下我,让我在邻居的闲言碎语中长大。

我问许明,知道自己哥哥喜欢男人,就没有想过要阻止吗?

许明回答我说,想过阻止,但是他的人生毕竟不是我的,他有他自己的想法。而且看见我哥和那个人那么幸福,我觉得他们互相照顾到老,也不错。

我突然又想起了杨桂芳,如果她老了,有人陪在她身边好像也不错。虽然我恨她,但是心底里还是把她当家人,想给她养老送终。

想通了的我,定了一张回家的车票。

当我回到家时,我看见了杨桂芳和一个女人手拉着手,不知道说说笑笑着什么。

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是看到那一幕,还是忍不住心刺痛了一下。

小时候邻居的话又在我脑海里重现了起来,我仿佛又听见有人骂杨桂芳是变态,骂我是杂种。

这时杨桂芳发现了我,她迅速松开了那个女人的手,尴尬地对我笑了笑。

我没有说什么,默默把行李搬回来家。

就在我一个人在房间默默思考时,和杨桂芳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推开了我的门。

女人坐在我床边,寒暄道:“小小,你都长那么大了?”

我认认真真看着那女人,发现她就是我初中时,发现和杨桂芳亲吻的女人。

原来他们一直没有分开,我问她,不介意杨桂芳有女儿吗?

女人说,她从大学就一直暗恋杨桂芳,默默待在杨桂芳身边当一个普通的朋友,她很清楚杨桂芳是一个什么的人,而且我并不是杨桂芳的亲生女儿。

“什么?我不是杨桂芳的亲生女儿?”。我不可置信道。

女人叹了一口气,说你也长大了,前段时间,我和桂芳商量不能再瞒着你。

于是女人便娓娓道来我的身世,原来我是杨桂芳以前一个女朋友的孩子,那个女朋友劈腿杨桂芳和一个男人结婚了,可惜生下孩子就难产死去,那个女朋友婆家重男轻女,便把我丢弃在医院,是杨桂芳把我抱回来抚养。

听到这里,我心里涌现出无限愧疚,原来杨桂芳不是我的母亲,可是她那么多年却像一个母亲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还要忍受我的小叛逆和任性。

知道真相的我,跌跌撞撞地推开房门来到杨桂芳的身边,看着她日渐佝偻的腰,还有头发上的白发丝,我发现我的杨桂芳终于老了,我哭着跪倒在她面前,说出了那么多年埋藏在心里的那句话:“妈妈,我爱你!”

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
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1-09-16 20:40:58。
转载请注明: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 | MoneyBoy.cc
Copyright © 2020, MoneyBoy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