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文在寅的我不喜欢同性恋到疫情下的反同浪潮,韩国LGBT平权困境

型男写真 2年前 (2020) admin
7,146
从文在寅的我不喜欢同性恋到疫情下的反同浪潮,韩国LGBT平权困境

5月初,一名患者到访梨泰院著名的同志夜店「KING CLUB」及其他夜店造成大量感染。5月10日,有游客在夜店门口摄影。(AP)

韩国夜店集体感染,再度引发「同性恋」争议

笔者来到韩国之后,时常感受到台湾社会在部分议题上,原来是如此地开放包容。尤其在有关「LGBT」,也就是与女同性恋(Lesbian)、男同性恋(Gay)、双性恋(Bi***ual)、跨性别(Transgender)等群体相关的议题上,更是如此。

在性文化相对压抑保守的韩国,同性恋与多元性取向,更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。上月(2020 年 5 月)因为新冠肺炎,却意外地引爆了韩国社会对 LGBT 族群的大量关注与批判。

韩国在 5 月连假期间,再次爆发了大规模新冠肺炎感染。继今年2 月第一位「超级传染者」新天地教徒之后;第二位超级传染者因其「可能的」同性恋背景,再次造成舆论热议,甚至群起攻击:此患者到访梨泰院著名的同志夜店「KING CLUB」及其他夜店造成大量感染,扩大追踪调查后发现,许多接触者之后更到访所谓的「黑暗睡眠房」(此处提供男同性恋者付费进入昏暗的房间,进行匿名式的性关系)。首尔政府因此紧急宣布,所有的酒吧、夜店必须即刻停业,以配合防疫。

此次防疫破口,一共造成韩国数千人的潜在感染危机。但基于同性恋者在韩国社会的敏感身份,许多人选择隐瞒或留下假资料,更增加大众对 LGBT 族群的负面印象。

政府不处理,总统文在寅曾说:「我不喜欢同性恋」

在韩国,除后面会提到的军事刑法外,其他法律并未明文限制LGBT 族群的性取向;但同样的,从韩国的宪法、民事到刑事法律文件中,亦均未提及LGBT 的相关权益与法规。

换言之, LGBT 在韩国的法律体系中,长期处于「看不到,所以就当不存在」的灰色地带;相关的平权运动也因社会现况有着相当难度,让同性伴侣难在法律保障基础下,与另一半共同生活。

大众的偏见之下,更让韩国历任政府官员、政治人物大多对 LGBT 议题倾向保守、甚至出言抨击。在韩国 2017 年总统大选辩论会上,当时的候选人、现任南韩总统文在寅对手提问时曾直接表示:「我不喜欢同性恋。」并表明无意推动同婚合法化。随后他虽矛盾地补充「同性恋不该受到歧视」,却又认为韩国社会对同婚平权议题尚未取得共识。

不管韩国政府是消极处理或有心无力,都让 LGBT 平权运动的推进,变得十分缓慢。

韩国宗教与「眼色文化」,强化对 LGBT 族群的偏见

韩国政坛与社会,为什么对此类议题如此不友善?「宗教」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之一:韩国当前的宗教以基督新教(개신교)和天主教(천주교)为主流,两者信仰人口合计占比高达50%;而在其教义中,大多都是强烈反对同性恋、双性恋等「敏感」性取向的。

站在信仰宗教的立场,非同性恋者很难认同 LGBT 族群争取权利的正当性。加上韩国宗教与政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政治人物为得到宗教团体支持,也倾向持反对立场来获得较多民众支持。

另一个比较特别的因素,还有韩国的「眼色(눈치)」 文化:所谓看「眼色」,类似日本的「阅读空气」,即自身所做的行动或发表的意见,必须遵守「看不见的大众常规」——遵循大多数或主流思想与习惯,在韩国是融入社会非常重要的方式。

而在韩国,由于 LGBT 族群仍被社会主流视为「与众不同的异端」,因此不轻易表达自我、对相关议题保持沉默,也是许多同志族群选择保护自己与家人的方式。

因未知而恐惧:「危险之地」韩国钟路同志暗街

在台湾时,我有不少同志朋友。我对 LGBT 平权议题的认识,大多来自他们。在台北时走在路上,也不时看到与朋友一样的路人们,大方地牵手走在街上。

但自从来到首尔之后,我几乎没有见到任何公开表达情感的同志。只在某一次偶然间经过钟路附近的暗巷时,迎面而来的一对男生在看到我之后,面露惊慌、猛然放开牵着的双手。在台湾明明有许多同志朋友的我,当下也不自觉地感到非常紧张。最后我们彼此都用不自然的态度掩饰不安,匆匆忙忙地从反方向逃开。

事后与韩国朋友分享此事,他们却都表示「从没在韩国看过同性恋」,甚至嘱咐着我说:「感觉那边有很多同性恋很危险,还是不要常去比较好。」

钟路区乐园洞,其实就如同台北的西门红楼,其中小小的暗巷,是首尔男同志们聚会之处。南韩纪录片《钟路街的奇迹》就是叙述在此地发生的真实故事,曾获 2010 釜山影展 Mecenat 奖。片中纪录着在韩国钟路区乐园洞相识,包含导演在内 4 位韩国男同志的日常。

军中服役遇到的歧视、面对父母认同的煎熬、深爱着患有艾滋病的伴侣,及争取权益过程中遭到的冷言冷语,都是痛苦的挑战——但他们依然努力地向前进。其中一位同志医生说道:「只要你不出声,社会就会认为世上没有你这种人;我们要一直站出来,让他们看到我们且习惯为止。」反观我的韩国朋友们,我不禁想着:是不是因为面对未知,不了解或不习惯,才让社会对于LGBT 族群有着误会、恐惧甚至憎恨?

其实,个人性取向及想法多少都会不同,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之下,也都应该给予尊重及发声的权力。套一句老话,据称是西方启蒙运动思想家伏尔泰说过的名言:「我不同意你的说法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」(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,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.)

即使不同意对方,仍保持彼此尊重,才有机会发展更平等与多元的社会。

从文在寅的我不喜欢同性恋到疫情下的反同浪潮,韩国LGBT平权困境

Photo Credit:Shutterstock

韩国军队「大猎巫」

在韩国的刑法和民法中,均无法律明文禁止同性之间的亲密行为。但在军队之中,仍将其视为「玷污军纪」的犯罪行为。

在韩国,所有符合条件的男性都有服兵役的义务。负责征兵的单位「兵务厅」则必然会调查兵员的性取向——新兵需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测验,一旦发现有同性取向,该员会被列为「人格障碍」或「行为障碍」,禁止入伍。

若是服役中的军人被发现同性之间的亲密行为,依据韩国的《军事刑法》第 92-6 条规定,则有可能面临两年徒刑。

除了军法处置,加上军中氛围,同志族群受到排挤霸凌等对待,可说是家常便饭。

2017 年,韩国爆发的军中性丑闻,更造成轩然大波。由于一位兵长涉嫌与30 几位军中同袍发生性关系,同年韩国陆军调查指挥部,随即开始了一系列被众多外媒视为大规模「猎巫」的「同性恋肃清调查」:军方调查人员透过逼诱拷问、网络钓鱼,甚至以公开身份或刑期为胁迫,要求所有「已被调查出有同志倾向」的军人,指认其他嫌疑人员。如此大动作调查,引发了基本人权与国家军法间的矛盾争议。

「弱势中的弱势」:韩国女同与变性族群

在韩国 LGBT 的相关讨论中,女同志与变性族群更可谓「弱势中的弱势」,一直不被注意。

直到今年(2020 年)一月,韩国出现了史上第一个「现役男性士兵变性」案例:一位服役中的下士长期饱受性别认同之苦,最终决定在去年末休假期间,赴泰国接受变性手术。回国后,她向辖区法院申请变更性别为女性,同时也希望日后以「女兵」身份继续从军。

南韩军方召开记者会说明指出:依照现行法令,该下士无法以女兵身份服役,甚至可能面临除役的问题。主因是:「若非不可抗力之因素,而是士兵出于自愿造成身体损伤,尤其将男性的性器官切除属于『重大身障』,已达到除役资格。」

此事件立刻造成韩国社会广泛热议。当中尽管女兵与男兵入伍难度与名额的不同,也是大众讨论重点之一;但更多的网络议论,均大量集中在对该位下士的不以为然、嘲讽讥笑甚至人身攻击上——由此显见,韩国大众还是偏向「不接受变性人」。

韩国女子大学联合声明,反对变性学生

同样在今年,一位 22 岁学生去年在泰国接受手术后,在韩国法院完成变更性别,接着以女性身份参与入学考试,并在去年底收到韩国淑明女子大学的入学通知。

虽说这位学生「先变性、再考试入学」在法律层面没有任何问题,但由于韩国社会对跨性别族群的排斥,得知此资讯的校内师生仍强烈反对,群起抗议。即使有部分人权团体声援,反对声浪仍越演越烈。

最后,韩国大部分知名女子大学,包括淑明女子大学、诚信女子大学、梨花女子大学等在内的6 所大学发表联合声明,不仅拒绝该位学生,还「封杀」了未来所有变性学生的入学机会:

「六校联合声明」中指出,接受变性学生将「影响妇女权利」。并主张「女子大学不是让变性学生用来『被承认』(变成女子)的象征」。

而事件中的变性学生,因饱受集体网络霸凌和肉搜,早已选择放弃入学。

韩国艺人出柜之路,艰难且辛苦

身为一般人所遭受的责难与排斥已如此,更别说万众瞩目的韩国娱乐圈艺人了。

韩国最具代表性的出柜艺人是洪锡天(홍석천),顶着俐落光头的他目前仍活跃在节目、戏剧及餐饮界——在台湾近日当红韩剧之一《梨泰院Class》中,他即以「本尊」现身,饰演一位同志倾向的餐饮业经营投资者。

从文在寅的我不喜欢同性恋到疫情下的反同浪潮,韩国LGBT平权困境

洪锡天(中)与《梨泰院Class》主演演员于梨泰院合影。图/截自 Instagram

但当初他成为韩国第一个出柜艺人时,所受到的攻击与恶意留言只能用「不计其数」来形容,更惨遭演艺圈封杀,一度转往(真实世界的)梨泰院发展餐饮业。

另外, 2018 年韩国偶像界也出现首位「出柜歌手」HOLLAND。虽然他选择「一出道就出柜」,并透过创作歌曲为同志族群发声,但除了被讥为「用同志议题炒作知名度」外,韩国「反同键盘侠」们立时集中到他社群媒体专页上的炮火,更是令人不敢领教。

韩国「恨文化」:统一炮火集体排他

韩国人从小即被教导「不要太与众不同」、「配合团体利益与意识」等价值观。当中尤其以同仇敌忾的「排他」,更可被视为韩国「恨文化」的代表行为之一。

韩国的「恨文化」由来已久:由于历史上不断受到其它国家如日本的侵略与统治,反而强化了韩国民族藉由「共同敌人」激发的凝聚力。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就曾说过:「或许正因我们心怀家国『恨』,反而能安慰与激励自己,能够为了未来而生活。」

「恨文化」发展至今,大至国家危机、小至校园纠纷,都可见到韩国社会中普遍存在「炮火一致向『外』攻击」的集体行为。而 LGBT 族群,当然也被认为是不属于「主流」韩国社会的,「外人」的一部分。

因此,对 LGBT 族群不理性的恶评或攻击,在韩国各大网络评论区仍随处可见,并且往往能号召到巨大的支持。换言之,在争取 LGBT 权益的道路上,韩国的平权团体仍饱受压力,必须承受远比台湾更大也更多的文化阻碍。

韩国的 LGBT 平权议题,也给了我许多反思:其实在现今社会,不论赞成或反对某项议题,我们都应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以理性的方式来表达自我,并聆听对方不同的意见。因为我们每个人在不同的议题上,都有可能成为大众眼中的「弱势」——所以维护他人的发声权,也是在维护我们自身的权益。

来源:基时尚

从文在寅的我不喜欢同性恋到疫情下的反同浪潮,韩国LGBT平权困境

从文在寅的我不喜欢同性恋到疫情下的反同浪潮,韩国LGBT平权困境

Copyright © 2020, MoneyBoy.cc